迪庆  
A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淮南 马鞍山 铜陵 安庆 黄山 滁州 阜阳 宿州 巢湖 六安 亳州 池州 宣城
B   北京
北京
C   重庆
重庆
F   福建
福州 厦门 莆田 三明 泉州 漳州 南平 龙岩 宁德
G   甘肃
嘉峪关 兰州 金昌 白银 天水 武威 张掖 平凉 酒泉 庆阳 定西 陇南 临夏 甘南
    广西
兴安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防城港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广东
广州 韶关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江门 湛江 茂名 肇庆 惠州 梅州 汕尾 河源 阳江 清远 东莞 中山 潮州 揭阳 云浮
    贵州
贵阳 六盘水 遵义 安顺 铜仁 黔西南 毕节 黔东南 黔南
H   河北
石家庄 唐山 秦皇岛 邯郸 邢台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沧州 廊坊 衡水 宜昌
    黑龙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鸡西 鹤岗 双鸭山 大庆 伊春 佳木斯 七台河 牡丹江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河南
淮北 郑州 开封 洛阳 平顶山 安阳 鹤壁 新乡 焦作 濮阳 许昌 漯河 三门峡 南阳 商丘 信阳 周口 驻马店 永州
    湖北
武汉 黄石 十堰 襄阳 鄂州 荆门 孝感 荆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恩施 仙桃 潜江 天门 神农架
    湖南
长沙 株洲 湘潭 衡阳 邵阳 岳阳 常德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怀化 娄底 湘西
    海南
海口 三亚 五指山 琼海 儋州 文昌 万宁 东方 定安 屯昌 澄迈 临高 白沙 昌江 乐东 陵水 保亭 琼中
J   吉林
长春 吉林 四平 辽源 通化 白山 松原 白城 延边
    江苏
南京 无锡 徐州 常州 苏州 南通 连云港 淮安 盐城 扬州 镇江 宿迁
    江西
南昌 景德镇 萍乡 九江 新余 鹰潭 赣州 吉安 宜春 抚州 上饶
L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盘锦 铁岭 朝阳 葫芦岛
N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乌海 赤峰 通辽 鄂尔多斯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宁夏
银川 石嘴山 吴忠 中卫
Q   青海
西宁 海东 海北藏族 黄南 海南藏族 果洛 玉树 海西蒙古族藏族
S   上海
上海
    山西
太原 大同 阳泉 长治 晋城 朔州 晋中 运城 忻州 临汾 吕梁
    山东
泰州 济南 青岛 淄博 枣庄 东营 烟台 潍坊 济宁 泰安 威海 日照 莱芜 临沂 德州 聊城 滨州 菏泽
    四川
成都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德阳 绵阳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眉山 宜宾 广安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阿坝州 甘孜 凉山
    陕西
西安 铜川 宝鸡 咸阳 渭南 延安 汉中 榆林 安康 商洛
T   天津
天津
    宁夏
固原
X   西藏
拉萨 昌都 山南 日喀则 那曲 阿里 林芝地区
    新疆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吐鲁番 哈密 昌吉 博尔塔拉 巴音郭楞 阿克苏 克州 喀什 和田 伊犁哈萨克 塔城 阿勒泰 石河子 阿拉尔 图木舒克 五家渠
Y   云南
昆明 曲靖 玉溪 保山 昭通 丽江 普洱 临沧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Z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嘉兴 湖州 绍兴 金华 衢州 舟山 台州 丽水
186-2305-5851

塑度托盘租赁

全部

行业新闻

跨界新闻

托盘百科

政策法规

焦点

曾年销20亿元的郑州鞋城商圈,如今商户流失80%

作者:塑度 2023-08-29   阅读:11862

曾经见证过鞋城辉煌的王鑫,如今却正在见证它的落寞。“(鞋城)以前有7000多户(商户),现在就剩2000多户了。”

王鑫口中的鞋城,更确切的说法,是河南省郑州市的京广路鞋城商圈。这片位于郑州市京广路与航海路附近的区域,曾密集分布着京广路国际鞋城、金盛国际鞋城、盛祥鞋城、合盛商贸城、现代童鞋城、路华大厦(鞋城)等多个鞋业批发市场,也因此被外界统称为“京广路鞋城”。

当地媒体曾报道称,在巅峰时期的1997年,京广路鞋城商圈的年营业额,曾高达20亿元,在全国鞋类批发市场中,排行第三。

但如今,那样的好光景,再也回不来了。

在金盛国际鞋城开店20多年的王鑫,曾亲眼见证了鞋城的日渐辉煌。

“就我这么大一个小店(约12㎡),里面都挤了两家(商户),每家的流水每年都在2000万元以上。”王鑫忍不住向第一财经记者“炫耀”道,想当年,鞋城生意是真好,客户人挤人,除了河南,鞋城的批发业务还向外辐射到安徽、湖北、山西、河北、山东等周边省份,最红火时,凌晨三四点,就有客户赶过来。过道上人挤人,道路都走不通。”客户多,商户也多,连店铺也不够用了。于是,大家就想到了“拼门面”。一个店铺里,两家商户甚至多家商户同时经营,而且,还都有生意。

但如今王鑫坐在店铺内,眼看到的是空荡荡的鞋城,以及不断对外出租的店铺,不免迷惑:当年的好生意,如今都去哪儿了呢?

王鑫以为,是电商抢走了自己的生意。他说,自己感受到的生意明显下滑,是2015年。在那之前,每年的营业额,一直都在稳步增长,但到了2015年之后,王鑫发现,一些曾经的老客户,开始渐渐流失掉了,侧面一打听,原来人家生意受电商冲击,也不好干了。

不过,同样在鞋城商圈的合盛商贸城开店的京春秋鞋业创始人马龙,却对此并不认同。他认为,电商虽然影响了实体,但最根本的,是鞋城的下游客户发生了变化,不能适应变化的一些鞋城商户因此掉队。

马龙说,以前,自己的客户,主要是一些县城、乡镇上开店的夫妻店,以及农村集市上摆摊的摊贩。这些客户,虽然也关注款式,但更在意的是价格,于是,鞋品齐全、批发价格更低的鞋城,便成为他们的主要进货来源。

“这个时候的鞋城,扮演的其实是一个搬运工,到厂家去把货进回来,然后再低价批发出去。”马龙说,后来,伴随着各地建设文明城市,以及电商化的普及,这些曾经出没于街头巷尾的地摊摊主们,渐渐没了游走的空间,生意也越来越差。

于是,一个肉眼可见的现实是,曾经车水马龙的鞋城,也渐渐冷清起来。

王鑫选择了怨“电”尤人,但马龙却不愿坐以待毙。

一番一线市场的调研后,马龙发现,虽然电商对实体生意确实有冲击,但一批新的实体老板们,却在县城、乡镇悄然崛起,他们取代了曾经的地摊和夫妻店,也抗住了电商的冲击。

这些老板们,在乡镇开设几十家鞋服专营店,单店的面积,动辄在1000㎡以上。经营的思路,则是一方面以低价货品引流,另一方面,则以新潮货品谋利。

马龙知道,要想挤入这些老板们的供应商名单,就得“投其所好”。

低价,本就是鞋城批发的特点,但现在,如果马龙想更有竞争力,就得往更低价下探。

他悄然发动了价格战,并决定将常年常销的传统鞋品的进货价、出货价都打到最低。

“譬如黑布鞋,每个人都能穿,常年都在卖。(这种鞋)零售店把它当成引流,那我的供货价,就得做到(同行)最低。”

一方面,是向上游产能利用率不足的厂家,大批量下单,另一方面,则是现金结账。

马龙解释说,传统生意,大部分都是“三角债”,商户拖欠厂家,厂家拖欠供应商,然后客户又拖欠商户。最终的结果,虽然商户将资金成本转嫁给了厂家,但厂家的出货价,其实也相应提高了。

马龙却反其道行之。通过现金结算、批量生产,他进一步要求厂家降低出厂价,然后,再把低价进货的鞋品,也以低价批发给下游客户。

马龙一方面通过低价,巩固其与下游客户的合作忠诚度,另一方面,也帮助客户与电商打价格战,争夺终端流量。

而他最终获取利润的突破点,则是“微创新”。

马龙说,虽然从事鞋品批发,但这些年,其实自己的利润点,主要是通过一个主打县城、乡镇“老北京布鞋”市场的自创品牌,并在下游客户的店铺内,开设专柜。

虽然是布鞋,但马龙会把运动鞋的特点融合到布鞋上,然后,通过自主设计后由厂家生产。这类鞋,市场上没竞品,客户也就没法价格对比。于是,这类鞋在对外批发时,便有了更弹性的价格空间,而客户在面向终端销售时,也能获取更高利润。

另外就是压缩成本。马龙说,往年,他的仓库都是在郑州的南三环附近,每年仅仓库的租金就得18万元,而且,还得多掏一遍物流成本,因为从厂家发货到仓库,这个成本是主要自己承担的。现在,他直接把仓库设在了厂家所在的洛阳市偃师县,结果,仓储成本直接降到了3万/年,再加上节省出来的物流成本、送货成本,每年光仓储、物流都省出来二三十万元了。

马龙找出营业数据,一番核算后发现,虽然今年以来,不少同行都反馈生意难做,但他自己的生意,销售量却同比增加了30%多,今年以来的纯利润,更是比疫情期间,同比增长了两倍多。

同样充满信心的,还有途漾鞋业董事长魏志勇。7月28日下午,他指着手机上的数据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如今,他和同事们通过线上直播,获取了不少加盟商。“你看,这是我又签的一个加盟商。”魏志勇说,困难肯定是有,但再难,只要你沉下心,就一定能找到突围的办法。

也有一些鞋城老板,选择了去转型做集合店。荆凯芳的“高蒂”鞋店,以前专营女鞋,现在,除了鞋,他有增加了包和服装。于是,以往月销售额18万-25万元的门店,现在月销售额增至40万-50万元。

“干了这么多年,现在到了这个年纪(51岁),再改行干其他的吧,又不懂,开个店,能维持着,相当于给自己发个工资,能顾住生活得了。”高峰时期也曾雇佣10多名员工的王鑫,如今又回到了“夫妻店”,和妻子轮流待在店里,期待着生意上门。

同样在鞋城开设店铺的刘刚说,以往,一些原本到鞋城进货的客户,会先到处走走看看,比比价,挑挑款式,现在,一些小的店铺,这些客户们干脆也不去了。因为他们也发现,越是生意好,店开得越大,品种也越丰富,而价格,却反而更便宜。

由此导致的结果,更是加剧了鞋城的“马太效应”:越是生意不好的店铺,越不敢上新款,不敢多进货,但越不上新款,店内鞋的样式越老,客户就更去别家进货了。

为什么不敢多进货?马龙解释说,因为鞋城的商户,大部分都是批发类型居多,因此,他们一次进货,至少也得几百件,万一生意不好,货就可能砸在手里。

“现在整个鞋城商圈,可以说是二八分化得厉害。比以前(分化)更厉害,大部分都是生意不好的。”刘刚说。

王鑫叹气道,虽然外面酷暑难耐,但这是季节上的酷夏,自己感受到的,却是鞋城的寒冬。如今,曾经年销20亿的京广路鞋城商圈,在遭遇经济下行、商圈饱和、疫情冲击后,正在从宝座上跌落,这让他更看不清未来。

上一篇:自动驾驶卡车,该驶向何方?

下一篇:淘宝、京东、拼多多混战背后的深逻辑